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 第162章 他走过去,牵起她的手。

第162章 他走过去,牵起她的手。

        付婉雯的情绪彻底崩溃,指着梁锦墨鼻尖,“你早就该去死!你,还有你那个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我们梁家好好的,根本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梁正国眉头紧皱,他这人最重体面,看不得付婉雯这样失控地大喊大叫,他厉喝了一声:“够了!”

        付婉雯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扭头冲着他也喊:“你儿子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还在想什么梁家颜面,牧之才二十多啊!你没有听到医生的话吗,他不光很多事不能做了,后遗症还会让他以后变天手都痛!我心疼儿子有什么错!”

        梁正国满心烦躁,付婉雯这会儿矛头居然对准了他,他心底压着火气,语气也不客气:“没有让人家废一只手给你赔偿的道理,再说……”

        他顿了顿,看向梁牧之,“确实是牧之自己先招惹锦墨,你在监控里也看到了。”

        画面中梁牧之一直追着梁锦墨到电梯间,明明知道自己受了伤,居然还用左手去主动攻击。

        “好,好……”付婉雯含着泪点头,“那你什么意思?我儿子这手成了这样,这事儿难道你想就这么算了?”

        梁正国沉默片刻,扭头劝梁锦墨:“锦墨,这件事牧之有错,但他的手现在成了这样……你们至少先表个态吧。”

        梁锦墨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攥起,还没来得及说话,许栀就从他身后走出来,开了口:“我不道歉,我没有错,难道有人打我未婚夫,我要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

        梁正国冷着脸道:“你们没有认错的态度,今天这事儿就没法解决了。”

        两方僵持之际,明明是话题主人公,却一直一言不发的梁牧之忽然开了口:“算了。”

        他的声音很轻,有些嘶哑,眼眸里也是一片晦暗。

        以前,他最受不得一点气,别人敢伤他一分,他恨不得十倍奉还,然而现在……

        那个人是许栀。

        他不知道要怎么追究,付婉雯非要为他讨个说法,可现在,梁锦墨和许栀站在这里,两个人同一阵线,并肩而立,互相维护着的样子,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

        听许栀说,她是为了保护她的“未婚夫”,听梁正国对许栀说,她现在是他的“嫂子”了……

        今天这场谈话,倒是在折磨谁?

        他觉得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几人目光都投向他,付婉雯说:“怎么能算了?!这么大的事!牧之,你不要怕,就算你爸现在偏心那个私生子,我也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我说算了。”梁牧之抬眼,他居然在笑,还看了许栀一眼,“没事,不就是……一只手吗,再说,日常生活也没多大影响的,我……”

        他停了下,视线有些模糊,他低下头,“我很累,想休息,让他们走吧。”

        付婉雯说:“牧之……”

        “妈,我真的很累,”他干脆侧身,躺了下去,“都走吧,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休息一会儿,真是……太吵了。”

        付婉雯心都要碎了。

        自从听到医生的话,梁牧之就一直是这副万念俱灰的样子,消沉到极点,原本他是那么活泼的性子,可经历过最近一系列事,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她非常害怕,怕他会从此一蹶不振。

        这场谈话,什么问题也没能解决,梁正国心里不舒服,自己两个儿子闹成了这样,他被夹在中间两头为难。

        梁锦墨和许栀就在付婉雯怨毒的眼神中离开。

        梁正国考虑了下,然后跟出去,在电梯间里,试图和梁锦墨再沟通,“锦墨,我有些事,想和你说。”

        梁锦墨:“什么事?”

        梁正国瞥了许栀一眼,“许栀,你先下楼吧。”

        看来是要父子俩单独谈,许栀也没停留,乘坐电梯下楼。

        梁正国将梁锦墨叫到了无人的楼梯间,这才说:“锦墨,我知道牧之过去做了些对不起你的事,但现在……他弄成这样,你毕竟是他哥哥,我以前也没指望你们像正常的兄弟一样相处,可也不能真做仇人吧?”

        梁锦墨微微蹙眉,却一言不发。

        “我年龄摆在这,不可能一直在执行总监这个位置上不下来,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你是我的儿子,在公司里又很出色,将来你很有可能成为梁氏高层重要的一员,”梁正国语重心长,“我不指望你照顾你弟弟,但至少要做到相安无事,以后说不定你们还要一起管理梁氏,你明白吗?”

        梁锦墨没想到,梁正国居然开始给他画饼了。

        还用这个饼,来告诫他要和梁牧之处好关系。

        他垂下眼,眸底的不屑被掩盖,他道:“这话你应该去和他说。”

        “我的意思是,”梁正国叹口气,“有时候,你让着点他。”

        梁锦墨唇线紧抿,只觉得嘲讽。

        呵,让。

        还要让。

        他让了多少年了。

        他语气不卑不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梁正国也是没脾气了,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气人。

        怀柔没用,他冷了脸,“许栀这次伤到牧之,这件事他妈妈不会就这么算了,她那么疼牧之……你们坚持不低头,我断不了这官司,他妈妈以后要怎么做,我也不管了。”

        梁锦墨心底有个声音:我也没指望你管。

        梁正国以前就没管过他,现在却摆出父亲的架子给他上课,这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令人反胃。

        他道:“我知道了。”

        梁正国气得摆摆手,“你走吧。”

        梁锦墨这孩子油盐不进,性子也闷,确实不招人喜欢,他这两个儿子,真是让他充满挫败感。

        梁锦墨下楼去找许栀。

        许栀在医院前院的花坛边等他,她今天穿橙黄色的棉衣,他发现她很喜欢这种暖色,且他也理解了她为什么会喜欢。

        因为看着真的很温暖。

        尤其是,她站在那里对他微笑,乖巧地等着他。

        冬日里的花坛是枯萎破败的,但她是鲜活的。

        刚刚和梁正国谈话时糟透了的心情,就因为她这个笑而转变。

        这种感觉很奇妙,心也好像变得轻盈许多。

        他走过去,牵起她的手。

        两人一起往停车场走,许栀窥他神色,问:“梁叔叔说什么了?”

        “没什么。”

        许栀愣了愣。

        她等待的时候其实一直惴惴不安,觉得自己大概能猜到梁正国说什么,她那一推将梁牧之推成这样……梁正国对她意见一定很大,会不会怂恿梁锦墨和她分开?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