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谍海王牌在线阅读 - 第3723章 血肉模糊

第3723章 血肉模糊

        范克勤说道第三个词的时候,李云霞已经张开了眼睛,等他说道最后一个词汇:“玉器“的时候,李云霞已经有些激动的,却依旧带着一些疑惑的看着范克勤。后者蹲下了身子,也同样看着李云霞,道:”我是你的同志,密码是从上级那里要来的。我想要救你,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我却可以拯救你的任务。首先一点,你得把翻译那页记录的密码本告诉我。就是流水放置在死信箱里的那个内容。“

        每一个潜伏类的特工,都有一个相对应的联络密码,这是最高等级的机密。也等于是最高等级的命令。是以,在李云霞心里,忽然见,看见对方这个大特务,竟然是自己人的时候,心中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可同时,心里肯定是有疑惑的。但她本身就是坚定的战士,知道不该问的话,绝对不问的这个纪律,是以,忍住问出口的冲动后,道:“没有密码本,我本身是联络员,起到承上启下,并且保护流水和我下线的作用。我本身也不知道内容的含义。你除非能够找到流水和我的下线,要不然,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知道内容是什么。“

        说到这里,李云霞小心的看了眼牢房门。范克勤低声道:“放心,我是这里的大长官。进来前,已经命令他们远离了,我们说话轻一点,他们不会知道情况的。”

        李云霞点了点头,道:“我得下线,代号是虎须。他原先的住址,应该是随着我的被捕,已经转移了,你过去也找不到的。但有备用的联络方法。你在三道老巷交叉口的位置,那里有一口老水井,你在老水井的南侧,贴着井口的侧壁,在地面上放半块砖头,但砖头的掰断的那一面,要磨的打斜一点,还需要有磨的痕迹才行。他看见后,会在第二天晚上七点,到西区谭家菜馆,跟你接头。

        但记住,你千万不要在井口哪里守着,他如果看见是你这个根本不认识的人的话,会以为这是个陷阱。另外,我现在被捕了,他极可能会怀疑我已经成为了叛徒,所以,你要主动点,先去谭家菜馆等着他,他肯定会对你,以及周围的环境进行观察。在确保绝对安全之前,他可能都不会出现。另外,三道老巷那里的孩子很多,你放置的砖头,可能今天放了,结果半路被孩子拿走去玩耍,所以一天不行,你就要放第二天,第三天。“

        “嗯。”范克勤道:“那虎须很难联系啊。而且他现在因为你的被捕,确实会像你说的那样,小心再小心,甚至直接和你切断任何联系的可能性。所以流水呢,流水现在因为你被捕,成为了断线的风筝。我从上级那里接到的任务,是查看那个记录的情报内容。可上级根本不知道虎须这个人的存在。”

        “这是正常的。”李云霞道:“虎须严格来说,算是我发展的。而且他是密码专家,对于这方面很厉害的技术人员。所以我对于他的保护,更加严密。而且他的环境,似乎是有能力秘密的发送电报,所以。我发展了他之后,在没有见过他一面,为了安全性,我甚至也没有主动的问他其他的情况。并且考虑到战斗的环境,白纸黑字的太不安全了,所以让他连材料都没有写过。但我相信他,他一样是个坚定的战士。”

        “所以,现在不光是流水。”范克勤说道:“虎须也一样是断线的风筝。”

        “是。“李云霞道:”但你可以把他们的线重新接起来。“

        “嗯。”范克勤说道:“我会尽全力的。现在告诉我,流水应该怎么联系?他相对于虎须来说,不知道你被捕的概率更大一些。”

        李云霞道:“在鸿翔路的一六八号,这家东侧不远的路口有个邮局的邮筒,你主动往这个邮筒里投递一封只有地址是北方路十六号,作家珊瑚收,但却没有回信地址的空白信。然后,每天去看本地的金陵日报,在广告版,会有人登一片为卖车信息的。联系人叫黄梅先生,这就是流水的回信了。这个广告里,会有联络电话。但无论是什么号码,要在最后的两位数上做加法,比如说最后两位数是三一,你就拨打的时候各加一,变成了四二。可能你拨打了不会马上接通。但只要接通了,你就说,你自己是制鞋工厂的高秘书,然后他才会相信你。“

        “鸿翔路一六八号不远的邮筒。“范克勤重复道:”信上只有邮递地址,北方路十六号,没有回信地址的信件。金陵日报,卖车信息,黄梅先生,电话后面两位数加一,制鞋工厂高秘书。对吧,嗯,我记住了。“

        李云霞听着,每当他说出一个关键信息,就微微点一下头,道:“对,就是这样。”

        范克勤蹲在地上,蹲了几秒,看着李云霞,道:“我确实是没法救你出去。而且,几天后,你修养一段时间,我恐怕还会再次对你进行提审,那时候,我还是会对你攻心,或者说是尽可能的进行攻心审问。目的是争取免除你受刑,但未必能够达成,最后你可能还是会遭受皮肉之苦……”

        李云霞道:“没关系,我挺得住,另外,你能帮我制造一个自杀的机会吗?”她见范克勤的眼神带着些诧异,于是笑道:“我现在见到了你,更加没有什么遗憾了。我相信你,肯定可以找到流水,重新跟他们接上头的。所以,你能在确保自己的安全下,给我制造一个自杀的机会吗?”

        范克勤拍了拍她的手臂,道:“你不用这样,届时,真要是动刑,我会装作攻心失败的样子,有些恼火,亲自对你出手。但我出手会讲究分寸,你可能还是会受到一些伤害,甚至是表面上看,会血肉模糊。以求达到一种继续用刑下去,你可能就会要死了的效果……“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