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我们可以过一段安稳日子了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我们可以过一段安稳日子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余连却知道,身为指挥官,其余的将士们可以高卧且加餐,但自己却必须要枕戈待旦才可以。

        于是,在远岸方面的全军进入修整状态之后,他却还得出入每个据点,每个防御单位,每个建设工地去视察。

        普通的将士只要能看到他,便一个个士气高昂,便真的会把对面越聚越多的帝国大军当成土鸡瓦狗。三军的士气取决于一人,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但余连也不得承认,自己其实多少还是有点小骄傲的。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能做的事情不多。对面的帝国大兴土木,己方也就只能跟进,尽可能也加固星系的防线。自己能在前线鼓舞一下大家的时期,起到一个偶像的作用,也算是恪尽职守了吧。

        在12月14日的晚间,余连去第4行星轨道兴建的机库平台上视察了一番,接着又乘坐自己忠诚的伏羲号日常到帝国舰队射程的火线之外游走了一番,等到返回塞得要塞的时候,便已经是标准时间的上午了。

        余连现在觉得,只有一顿包含着油脂、蛋白质、高糖和高盐类的矿工美食,才能滋养自己的身心了。

        唯一的遗憾是,在特别不健康的高盐高脂的菜肴出现之前,希尔维斯特老学长便先一步出现了。

        他倒是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有那么一点躺平的嫌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辛苦你了,余连老弟。你也说过,不怕帝国和我整活,就怕他们给我们打呆仗。我们最残酷的考验,其实还在后面的,好在,大家也都在做好万全的准备,无非就是意志和勇气,钢铁和血肉的磨盘罢了……等等,我们现在说的是尼希塔总统的刺杀啊!现在,全宇宙都在讨论这件事了。”

        全宇宙可真闲。一定是平时的工作安排不够满吧?余连想,无精打采道:“所以,这是联盟的手笔了?还是海盗和掠夺者寻仇?亦或者是和我们国内的遗老遗少勾结?”

        “……真是低俗的阴谋论,像是某个建政的网民,却一点都不像你。”

        老学长随后便把这件事始末,迅速和余连讲述了一番。

        “原来如此,总统居然还在啊。”

        “是的,总算是还在。嗯……我从刚才就想说了,年轻人,你是不是有点平静过度了?”

        余连此时的情绪确实非常平静。

        有一说一,这周目毕竟都开启这么多年前了,他对尼希塔总统的恶感自然也早已经淡去了。他还是相信,人的命运既取决于个人奋斗,也会取决于历史进程的。

        他也承认,至少从目前的发展来看,尼希塔总统应该能算得上是一位合格的战时元首,和自己姑且也算是合作愉快了。

        当然了,自己虽然是尼希塔总统的“好兄弟”,但确实没多少特殊感情,要让自己为他的安危,表现出什么大喜大悲的反应,那还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我只是觉得,尼希塔总统吉人天相,天运远未到终末之时的。早有所料,便不会有什么起伏,这便是灵能者的第六感吧。”余连一本正经解释道。

        “灵能者还能做到这个程度?”希尔维斯特老学长满脸震撼,显然是被忽悠到了。不过,他还是语重心长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反应,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看到,怕是要横生不少波澜了。”

        “我明白的。一定会有人说,余连听闻噩耗,却无忧色,怕是对尼希塔总统和共同体早有二心了。”余连道。

        “是的,直白到愚蠢的挑拨离间。可越是直白,越是愚蠢,在中央政坛中的效果才越是明显啊!”

        然后,在谈到死亡名单中还有艾尔温元帅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心情也不由得低落了下去。

        “我竟然不知道,艾尔温元帅也是使团的成员。”余连叹息了一声。

        “尼希塔总统身边,需要一位有全局视野的军事顾问。可是,麦克瑟尔委员长和派里斯元帅都军务繁忙,艾尔温元帅便亲自出马了。谁都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老学长的脸上也出现了明显的哀色:

        “我去年去看望他老人家的时候,他还说过,百岁大寿的时候一定要吃上两只烤鸭和一只酱猪蹄的。他明明是可以含饴弄孙,安度晚年的。真是的,都是这把年纪的老家伙了,却把命都拼上了,这不是打我们这些年轻人的脸吗?”

        在派里斯元帅之前,艾尔温元帅可是足足当了十年的军令统帅部长。这是一位典型的儒将,为人威严却不失宽厚,行事果决却又不失弹性。他对上手腕灵活,御下严格却又会留下三分转圜的余地。

        可以说,他即是一位优秀的领导人,也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

        这样的人,自然是很受部下爱戴的。

        共同体大多数的高级军官,几乎都是艾尔温元帅在任上提拔起来的。希尔维斯特老学长当然也不例外。

        至于余连这个年轻人,倒不算是艾尔温元帅的老部下,甚至和那位老人家也谈不上什么交情。可是,身为军人,又怎么可能不为可敬老兵的永眠而伤心呢。。

        他们所代表的那一段独立战争的伟大历史,也仿佛真的要变成历史上的一段话了。

        他想到了自己当初在海军节时候,小伙伴们那般狐狸啊的救援计划,还真是有了艾尔温元帅的背书和肯定,大家才敢放心大胆执行下去的。

        于是,蓝星共同体便又失去了一位勇敢的,坚定的,正直的老兵。

        现在,派里斯老爹才应该是最伤心的那个人吧?他应该还在现役的,硕果仅存的独立战争老兵了。

        余连一时间还想着要不要去个电安慰一下他老人家,但估摸着一定会换来对方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吧。甚至连老爷子会骂什么,余连都猜到了,无非也就是什么“矫情”啊,“没有卵蛋”啊,像个“裹脚老太婆”之类的粗鄙之语。

        虽然粗鄙,但却是和有道理的。军人确实是没有矫情的资格的。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对老人家才是最大的安慰吧。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来了,总统先生的出访计划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对战争的后续影响会是急什么,这才是远岸军区司令部迫切需要关注的问题了。

        “其实,对联盟来说,总统先生的这一次访问,最终的结果如何,其实并不重要。他没有来,对联盟而言才重要。”余连道。

        希尔维斯特上将被绕得有点晕,只能闭口等待对方的解释。

        “您认为,对联盟而言,最优解到底是什么呢?”

        老学长思忖了一下:“当然是不亲自介入战争,只是提供一批军需援助,最多再算上一些志愿者。让我们化为帝国的血肉磨盘。只要帝国在这场战争付出足够的代价,联盟就可以在这场宇宙争霸游戏中争取先机了。”

        余连道:“恕下官直言,我以前也和您抱有同样的观点,可现在却总觉得,似乎是忽略了什么。”

        希尔维斯特上将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联盟已经在通过商业渠道和第三方渠道,再给我们提供军援了。可现在,银河帝国在费摩星云方向维持的舰队规模已经超过了远岸方面,那艘‘皇帝之杖’也布置在那边明显是在对联盟施压。我们的军援规模是扩大还是瘦小,其实取决于联盟和帝国之间的外交博弈。只要联盟没有主动下场的打算,尼希塔总统的访问,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了。”

        实际上,余连一直都觉得,这次浩浩荡荡的外交行动,对尼希塔总统个人倒是很重要,但对战争的进程却谈不上什么具体的作用。

        “如果我是他的话,应该是亲自来一趟远岸前线,而让副总统去联盟出访的吧。”余连叹了口气:“可没办法,尼希塔总统一直视联盟为第二故乡的。以反抗帝国暴政的“民主共和英雄”出访,接受联盟各界的欢呼和敬,这就是他的‘衣锦还乡’。”

        希尔维斯特上将似乎有点坐立不安了,苦笑道:“我有点后悔了,余连老弟。我们今天的对话也真的落在有心人中,你可就真的要被视为反贼了。”

        “这个称呼倒是挺新鲜了。”余连觉得这体验还挺有趣的。他上辈子倒是被人说成是恐怖分子,海盗,悍匪什么的,却并不包括这个。

        “对总统不绝对忠诚的军人,那就是绝对不忠诚的军人。不是反贼,还能是什么呢?”希尔维斯特上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他亲自动手给余连倒了一杯酒,又用请教的口吻道:“所以,你认为,联盟无论如何都不会下场?”

        “他们绝不可能下场。您也说过了,不下场让我们化为帝国的血肉磨盘,才能让他们的利益最大化。我们现在还占据上风,他们当然不可能出场。我们就算是亡国了,可只要还有人在进行组织化,成规模的抵抗。这或许更符合联盟的利益。”

        “我们亡国……更符合联盟利益?”

        “只能说,他们有这个体量让自己总是站在赢家那边。论绝对国力,联盟其实是在帝国之上的。更何况,联盟最近的动态,不能只看总统的遇刺事件,还要看之前的一连串变故。从冰谷城市开始,我就总觉得,联盟现在的态度不像是在维持稳定,而是在向全宇宙说,我很脆弱,我们很混乱,我们没办法向他国投放力量了。”

        希尔维斯特上将若有所思地点头,又道:“可这样一来,尼希塔总统遇刺,不就显得太刻意了吗?这样真的不会起到反效果吗?”

        余连心想这位老学长的思路也挺套娃的:“这件事太过离奇,可不是我们在这里瞎猜就能补出真相的。而且,联盟上层也不是铁板一块。我只是依旧相信自己的判断而已。”

        希尔维斯特上将虽然觉得,余连给的证据给得不是太充分,但大约是由于对方的态度太坚定了,便觉得说得很有道理,也就不准备继续反驳了。

        “真是憋屈啊!看起来,我们不管怎么浴血厮杀,也都是卑微的棋子罢了。”

        其实,这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砝码,那便是老学长所不知道了。

        可以真正毁灭恒星系的巨像兵器。在联盟能把cg电影里的那个“玉莲小姐”照入现实之前,他们是绝不可能和发生帝国的军事冲突的。

        很明显,帝国在费摩星云的动作,已经在怀疑联盟是否真的掌握巨像了。

        ……这么一琢磨,帝国当初用“皇帝之杖”攻击深渊星云,说是在“探草寻蛇”,也确实把蛇穴给逼出来了。可是,又何尝不是在试探联盟呢?

        嗯,当初力主出动巨像的人是谁来着?好像就是卫伦特王吧?

        这家伙当不上皇帝,从来是因为人品问题,而绝非才能问题。要是能想办法让他和布伦希尔特的矛盾明朗化,引发帝国内部的全面朝争,那才是有趣吧?

        想到这里,余连顿时便有点想发笑了。才几个菜就这样了?就想着给帝国上离间计了?这是真的太飘了。

        余连觉得自己以后果然还是要多多自我批评。自己现在的处境,确实是最容易骄傲的时候,也确实是最容易由盛转衰的时候了。要知道,历史上很多一时之雄,可都是在春风得意的时候翻车的。

        “下一步,我们需要怎么做?”希尔维斯特上将谦虚地问道。

        他理论上才是远岸星云方向的主官,但在实际操作的时候,从来都是把自己放在协力者甚至吉祥物的立场上的,似乎是完全不介意余连越俎代庖,甚至都不担心自己被架空。

        余连道:“我们已经做了现在所能做的一切,无非就是查漏补缺罢了。”

        “……哦,对面的帝国军高挂免战牌,我们也只能静坐了。对面大兴土木,我们也就只能继续加固防线了?才三天时间,他们就一定在对面摆开十几个太空建筑的骨架了,其中至少有三个不在我们的塞得主要塞之下。老弟,我们怎么觉得,帝国像是准备用金龙压死我们呢?”

        我不怕他们用无畏舰,就怕他们用金龙压死我们。余连心想。

        “至少,大家如果都在这个星系上结硬寨,我们的建造成本应该是比对面的帝国低许多的。而且,我们应该可以过一段时间安稳日子了。是这样吧?”希尔维斯特上将问道。

        “如果您说的是,每日必须保持最高战备警戒,却必须要保证将士们的休整和士气,同时尽可能地囤积军用物资,敦促后方尽快修理军舰,运送援兵和给养。在确保以上的情况下,还要保质保量保时地加固防线,修建新的要塞和炮塔。如果您说这算是安稳日子,那应该便确实是这样的。”余连道。

        “这就是难得的安稳日子啊!鄙人其实并不好战,但唯独好运营和建设。”老学长的态度倒是端正得很,至少看着比余连要精神一些,一副就喜欢在舒适区中忙碌的样子。

        。顶点手机版网址: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