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仙姐凶猛在线阅读 - 第7章 跟她拚了

第7章 跟她拚了

        随后,感觉到后背传来惊人的柔软弹性,还有咚咚的心跳。

        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能感觉到细腻的皮肤所散发出来的体温。

        呼……

        我长出一口气,确定后面是人,从那飘过来的体香就知道是柳香凝。

        我的亲爹祖奶奶大姨妈,你要吓死我呀,不是仙姐吗,怎么哆嗦的比我还厉害。

        瞬间,我内心崩塌,压着嗓子道:

        “大姐,既然你都已经学法术,为什么还这么怕那脏东西?”

        柳香凝颤声道:

        “我小时候就被那玩意吓到过,所以留下阴影,况且……”柳香凝欲言又止。

        “况且什么?”

        “关你屁事,我问你,你真的还是初哥?”

        我去,都这个时候,她还关心这个问题。

        “当然是真的。”

        “你那一万红票子不是用初哥交换来的?”

        “当然不是。”

        “那好,只要你还是初哥,指尖血一定会管用,外面那玩意要是冲进来,你就咬破指尖,把指尖血朝它甩过去。”

        我一听,立刻把手指送到牙齿间,试着咬一下,真特么疼,要是有个针扎一下就容易多了。

        那脚步声推开两道门之后,就已经来到我们俩的门前。

        我吓得浑身哆嗦,死死的用身子抵着门,柳香凝在我身后也是死死的抱着我的腰,跟我一起顶住门。

        我感到她害怕的身子都快要压到我身体里。

        不知为什么,那脚步声到门前后就消失了,并没有推门。

        可我能感觉到,那东西就在门外,搞不懂它为什么不推门。

        我们中间就隔着一道门,近在咫尺,我甚至能够闻到一股腐烂的气息。

        柳香凝在我耳边小声道:

        “你要克制恐惧,因为你害怕,身体上就会散发出一种气味,那玩意会像狗一样能闻到你害怕的气息。

        并且你害怕,身上的七大阳缝会大开,脏东西就会趁虚而入。”

        我感觉她抖成筛糠,还劝我不要害怕,不害怕才怪。

        柳香凝热热的喊呼吸扑打在我耳边,接着又小声嘱咐道:

        “沉住气,千万不要先咬破指尖,那样的话,会让你的血气流失,到时就不管用了。

        一定要等它推开门,再咬破指尖甩出去,初哥的血气是最旺的,就算再戾的脏东西也能打退。”

        此时我紧张的都快把指尖咬破。

        柳香凝又继续嘱咐道:

        “然后咱俩立刻往楼上跑,记住,上楼梯后往右跑,我的房间在右边最里面。

        咱俩有可能跑散,如果我没跟上的话,你快去拿我的手机和法袋,回来找我。”

        柳香凝说话已经颤不成声。

        这一刻,我突然对她升起一股保护欲,再怎么说她毕竟也是个女生。

        虽然跟爷爷学法术,但是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才会这么怕的脏东西。

        如果不是家道中落,被逼到绝路,她是绝对不可能来做这行的。

        此时我的肾上腺素狂飙,恐惧转化成愤怒,我不想再跟外面的家伙这样耗下去,不想让它把我吓破胆。

        先下手为强,我打算冲出去。

        用力一口咬下去,指尖钻心的疼痛让我浑身一哆嗦。

        刚想拉门往出冲。

        嘭!

        门像被火车头给撞开似的。

        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和柳香凝撞的倒飞出去,嗵的一下撞在后面的墙上。

        我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内心觉得特别恐慌。

        我可以确定,外面的家伙绝对不是用脚踹的门,只是用手推一下。

        我日他爹的大姨妈,它只是用手一推,就能推出火车头的力量,想跟它拼命,那不是扯吗!

        反击的信心瞬间破灭,死到临头的恐惧让我几乎放弃垂死挣扎。

        漆黑一片,我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凭脚步声,判断它和我之间的距离。

        踏!踏!踏!

        脚步声一步一步向我逼近,内心的惊恐一下到顶点,整个人都麻了,连思索的力气都没了,木雕泥塑的等待死亡的到来。

        门没被撞开之前,我还认为自己一定会有足够的勇气,面对这恐怖的玩意儿。

        这一刻,才发现我高估了自己,害怕得抖成筛糠,想逃跑却腿软的站不起来。

        柳香凝突然大叫一声:

        “站起来,使劲冲它叫,拿血砸它,跟它拚了!”

        同时猛的推我一下,我这才意识到,被撞出去后,我竟然一直坐在柳香凝身上,怪不得软绵绵的这么舒服。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从地上跳起来。

        “啊!”

        一嗓子差点叫破喉咙,阵的整个楼都嗡嗡响,同时狠狠的把指尖血向一片漆黑中甩过去。

        一阵尖戾的嗡嗡声差点刺破我的耳膜。

        摁亮手机,影影绰绰中看到一条黑影。

        虽然吓的头皮发乍,浑身发麻,但一点没合计,按动快门。

        咔嚓!

        闪光灯一闪,黑影不见了,拍下来的画面定格在屏幕上。

        我和柳香凝当时都惊愕的差点叫出声!

        在昏暗模糊的背景下,那个黑影竟然是马凯!

        就像李炳柱一样,马凯竟然也穿着红色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拍到的也是背影,只能微微看到点侧脸,但绝对是马凯没错。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去想,我拽着柳香凝撒腿就往外跑,那速度简直比受惊的兔子还快。

        柳香凝被我拽的一路踉跄,几次差点摔倒。

        真被吓坏了,从来都没这么害怕过,吓的脑袋都不好使了。

        上楼后直接左转,柳香凝因为往右,手直接从我的手滑出去。

        因为惯性,我冲出好几步,回头漆黑一片,往回摸了几把没摸到人。

        不过我记得她说的,只要先拿到法袋和手机就好办,否则的话,咱们两个都得玩完。

        我相信那个鲁班尺肯定管用,要是再加上我的指尖血,估计能把对方抽的不敢靠前。

        一口气跑到走廊尽头,推开房门,用手机一照,当时懵逼,这屋里是个灵堂。

        正中间摆着一个老头的遗像,正是传说中的柳铁尺。

        我擦,柳香凝不是说去到她的房间吗,难道她住在爷爷的灵堂里?

        我赶紧用手机照着四下里找法袋和手机,根本就没有,这房间里一目然,哪来的法袋和手机。

        脑子里突然像有一道闪电劈过,卧槽,我跑错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