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仙姐凶猛在线阅读 - 第11章 还想一亲芳泽

第11章 还想一亲芳泽

        吹了一路的风,我的头脑也渐渐冷静下来,虽然遭受一连串打击,但是复仇的怒火是一点没减。

        况且现在我也被脏东西跟上了,不回家也正好,省的连累爸妈。

        看到地上一片狼藉,血迹还在,我担忧的问一句:

        “你还回来在这住,就不怕大眼光来报复吗?”

        柳香凝冷哼一声:

        “你以为姐是吓大的,怕他才怪,大不了就是一条命,我总怀疑我爷爷的死跟他有关系,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我不解道:

        “你爷爷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被一个无赖害死?”

        “大眼光可不单纯是个无赖,他是阴行的后起之秀,我怀疑他套路我爸,害死我爷爷,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这一刻,我突然感到柳香凝比我还爷们,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拍拍胸脯说道:

        “你帮我替柱子报仇,回头我也一定帮你报仇。”

        柳香凝咯咯的笑起来:

        “切,就你这小体格,差点没让人打零碎,你拿啥帮我。”

        我早就听说过柳香凝的爷爷会什么秘术,非常厉害。

        阴能驱邪,多戾的脏东西都能收拾了。

        阳能打人,十个八个壮汉都靠不了前。

        不过他爸是个花花公子,据说不学无术的那种,也只学个半吊子,就喜欢吃喝嫖赌,花天酒地。

        我也是被仇恨的怒火冲昏了头脑,一冲动脱口而出:

        “那你就教我那个什么秘术呗,我帮你报仇,以后我挣了钱,二八开,大头都给你,还不行吗?”

        柳香凝顿时哈哈大笑。

        啪!

        抬手就是一个脑票。

        “你小子蔫了吧唧的,原来藏着坏心眼子呢,也到我这来骗开阴术来了,美的你。

        你是不是打算先骗秘术,然后再骗我给你当老婆?”

        “靠,你想多了,我只想报仇而已,不教就不教呗,我还懒得学呢!”

        我只听说过茅山术什么的,《开阴术》是个什么鬼,从来没听说过。

        柳香凝凑近问道:

        “真不打算学?”

        “真的。”

        “那我就放心了,要不是跟你同桌三年,还真就怀疑你藏着什么坏心眼子来套路我。”柳香凝一脸坏笑的还长松口气。

        “得了吧,我没你那些弯弯绕的肠子,我就是想给柱子报仇。”

        “这我信,你本来就傻,以为上社会能变得聪明点,结果比上学时候还傻,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你,我可不想跟你生个宝宝,然后像你那么傻!”

        “打住,就算你想,我也不带跟你生的。”

        “去你爹个尾巴的,给你脸了是不。”柳香凝抬手又要给我脑瓢。

        我一躲,不耐烦道:

        “行了,别贫了,现在怎么办,我已经被那个脏东西缠上了。

        十有八九柱子就是被它给吓死,说什么也要灭掉的,可是我看你这两把刷子根本也灭不掉!”

        柳香凝白我一眼道:

        “这么跟你说吧,就算我爷爷在世也灭不掉,所谓的把鬼打个魂飞魄散什么的,那全是扯淡。

        人死后之所以化成鬼,就是因为执念不散,你只要帮鬼消除执念,它自然也就去该去的地方了。

        况且就算真有那个本事,能把鬼打的灰飞烟灭,也没有任何一个大师愿意干,因为那样会折阳寿损阴德,懂了吗?”

        “你的意思是要让我查那个鬼有什么执念,然后帮它解开,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去查?”

        柳香凝一脸看不上的抬起小手弹我一脑炮。

        “唉,要不怎么说你笨呢,就算鬼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你不是说李炳柱死的时候,你在他周围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然后又在岚姐身上也闻到了那股气味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或者岚姐本身就是那个鬼,或者,岚姐与那个鬼有什么渊源,那个鬼附在了她身上。

        你就要从岚姐入手查起,查出那个鬼到底是谁,找到他的尸体,这样就好办了。”

        “厉害!”我伸出一根大拇指。

        柳香凝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下红唇道:

        “怎么样,这学费没白交吧。”

        一提学费我就肉疼,刚挣点钱,全让他给刮走,然后毛也没教我,这丫头太有心眼儿,打死都不要这样的媳妇,否则能让她玩死。

        柳香凝安排我睡在她隔壁,我现在是既担心脏东西,又担心大眼光一伙人来报复。

        想也没想便张口道:

        “你那个鲁班尺能借我先用着吗,我总得有个防身的吧。”

        “那是祖传的法器,哪能随便借,防身的早给你准备好了。”

        柳香凝从墙角拿了一根齐眉棍。

        “这个给你撸吧,虽然不能打鬼,但是对付大眼光一伙比鲁班尺更有杀伤力。”

        “真抠,一个破尺子都不借!”

        “什么,说我抠,切,你知道那根鲁班尺值多少钱吗,祖辈上传下来的,打坏你赔的起吗。”

        钱钱钱,这丫头真是掉钱眼里了!

        见我不高兴,又说道:

        “你放心,我不让你白交钱,我会交你祝由术,能驱邪能治病,日后也是挣钱的手段。”

        “你真打算把那个什么开阴术带进棺材吗?”

        “呸呸呸,你说话真难听,我们柳家的开阴术绝不外传,虽然我是女孩不能练,但是以后我会有男朋友,会结婚,会把秘籍给我老公,让他练。你说这辈子我能看上你吗?”

        “懂了,我不就是想报仇打回去吗,否则你求我学,我都不带学的。”

        “你少在我面前装清高,跟你要点学费,看把你肉疼的,切!”

        她盛气凌人的凑近我,热热的呼吸扑打在我嘴巴里,那种果冻般香甜味道直入肺腑,沁人心脾。

        直接勾起馋虫,忍不住还想一亲芳泽。

        我去,这特么的还带上瘾的,亲一回就想亲第二回。

        赶紧摇摇头,这是不可能的,这丫头打死都看不上我,我心里清楚。

        况且还有二丫头呢,这事我回头慢慢跟他解释。

        当我再次出现在夜猫歌厅,突然感觉到就不一样了。

        刚一进大厅,所有人都笑容可掬的起身朝我打招呼。

        “方总好。”

        “方总好。”

        问好声此起彼伏。

        一时间真有些不适应,记得刚来的时候,走进大堂,简直就像一条流浪狗一样,就连门前的保安和迎宾公主都不屑于看我一眼。

        而此时,一张张笑脸,全都是舔狗的表情,就希望能得到我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