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全员火葬场后,我被全世界团宠了在线阅读 - 第65章强迫“拜堂”

第65章强迫“拜堂”

        赵舒情的头发是浅咖色的,长直的秀发和薛甜甜有的一拼。

        她已嫁做人妇,所以身上有一种小女生没有的气质。

        别看拳馆才开业三日,但赵舒情实在太过耀眼,简直就是店铺的活招牌。

        只要她一出现,场地立刻人满为患。

        “赵教练,今天可以收我为徒吗?”

        “收我吧收我吧!”

        “你们两个死开,知道先来后到么?嘿嘿嘿,赵教练,舒情姐姐,我可是等了你一个上午哦!”

        面前的男人虽不像往常糊在她身边的那些肥腻男,但相由心生,这人满脸的猥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滚。”

        赵舒情看都没看他一眼,便往更衣间的方向走去。

        那人被美女呵斥也不生气,反而摸摸下巴,偷偷跟上。

        薛甜甜注意到这一切,也飞快跟了上去。

        赵舒情的漂亮自然也引起了她的注意,一看对方就是那种高傲却又不屑敛锋芒的女人。

        不像她,为了免掉麻烦,鸭舌帽低得都快压过半张脸了。

        薛甜甜跟着前方二人穿过拐弯处,心生疑惑。

        这美女的警惕性怎么这么低?

        那男人跟得很近,多往前迈两步都快和她撞上了,居然这样都没被发现?

        那还真是挺幸运的。

        毕竟这种美女惦记的人很多,要是警觉性差些,难保不会有吃亏的时候。

        赵舒情溜溜达达进了更衣间,唇角翘了翘。

        身后的男人就默不作声跟了上去。

        她刚来这家拳馆任职几天,认识她的人还不多,再加上她本就不屑靠着老公的家世,所以知道她身份背景的,也就只有帮她办理入职的前台接待了。

        这个点更衣间空无一人,赵舒情站到自己衣柜前,偏眼望过来。

        她早就知道有人跟踪,也是故意想把那男人引到这里来的。

        只不过她还没开口,跟进来的薛甜甜就先开口了。

        “这是女更衣室,你一个男人来做什么?做色狼?”

        男人不知身后还有个小黄雀,懵了一下,而后就转过身来。

        光线暗淡的环境里,他看不到薛甜甜的模样,只觉得这小姑娘身材不错,但可惜,他今天的目标是拿下赵舒情。

        “滚开,这里没你的事,我和舒情已经约好了。”

        男人顺嘴胡诌。

        薛甜甜瞟一眼赵舒情,又冷淡开口:“约好?认识?她多大?家住哪?已婚还是未婚?喜欢红色还是蓝色?”

        “……”

        男人没想到这小姑娘还不怎么好骗。

        既然打发不走,那就别怪他翻脸无情了!

        “妈的,你非要搅和老子的好事,你想找死可就怪不得我了!”

        男人一脚踏上身边椅子,借力度直接踢过来。

        一出手,薛甜甜就知道他是个练家子。

        赵舒情不着痕迹关上柜门,想要上来帮忙,却没想,对面的少女面对此种情形非但毫无惧色,反而也踏上椅子踢过来,跟男人直接对了一脚。

        一脚之后。

        薛甜甜轻快落地,那男人却惊呼着在赵舒情眼前划过一道弧线,刹不住车的撞在了柜门上。

        趴到地上时,喉咙带出一声破碎的“唔”,人就厥过去了。

        “可以啊小姑娘。”

        赵舒情审视地看向薛甜甜,几百年没遇到过身手如此利落的女孩子。

        她不禁拍了两下手。

        “你的警惕性要高一些,否则下次无人帮忙,就没这么幸运了。”

        薛甜甜叮嘱她一句,就想回去场地练拳。

        身后的赵舒情轻笑着,慢悠悠跟上来,“你刚才的路数什么派系?我没见过。”

        “自创的。”

        薛甜甜不能暴露玄清门的存在,也不预备跟对方多聊什么,点点头,就推门出了更衣间。

        只是她刚出来,身边就围了十五六个人。

        “我们吴总呢?!”

        薛甜甜没吭声,不太明白这些人的意思。

        “问你话呢!!”

        为首的保镖狠戾瞪了薛甜甜一眼,声音也比刚才拔高许多。

        薛甜甜没开口,走上来的赵舒情却晃晃手腕,一脸轻松道:“狗东西应该是撞出脑震荡了,赶紧拉走检查一下,脑残了是他自己作死,可别讹上我们。”

        “你们敢打吴总,找死!”

        这群人一看就是职业打手,话也不多,怒喝一声就一同冲了上来。

        薛甜甜一个弯腰躲过,目光落向身边赵舒情身上。

        她本想着人一多就没法保护对方了,结果赵舒情却灵活的一手抓一个,“咚”的将他们撞在一起。

        “谁找死还不一定呢!”

        赵舒情嘲讽一句,而后转头看薛甜甜,“小姑娘,你行么?”

        “我试试。”

        赵舒情的本意是想说:这么多的人你应付得来吗?

        薛甜甜却误会了她的话,以为是叫自己学她。

        少女沉思片刻,身形诡异一闪,直接闪去为首那人身后,一只手抓起他的后颈,另一只手随便抓了个人,压着他们的头狠力撞到一起。

        二人被撞得眼冒金星,招架不住的躺在了地上。

        薛甜甜盯着他们看了两眼,回答赵舒情的话,“也不是不行。”

        “……”

        赵舒情失笑着摇摇头。

        这个小姑娘怎么……

        说她单纯吧,刚刚面对吴总那一连串问话的机灵劲看上去还很老练,可说她圆滑,圆滑的人能干出这种事么?

        羞辱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来着?

        羞辱了你,但我不觉得这是羞辱。

        怎么跟她家老三似的。

        赵舒情因为想东想西分了神,不过有薛甜甜在她的确轻松多了。

        薛甜甜似乎玩上瘾了,抓到一个就马上又再拉一个来,凑成一对,强迫他们“拜堂”。

        到后来,大家看到她抓人的动作都纷纷后颈一凉。

        也顾不上里边挺尸的吴总了,你推我搡的一溜烟逃出了拳馆。

        现场只剩下没太尽兴的薛甜甜和赵舒情,二人对望几眼,共同抹了把汗。

        “很可以么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薛——”

        薛甜甜那个“薛”字停在嘴边,忽然就咽了回去。

        她真的很讨厌这个姓氏!

        “我叫黎甜甜。”

        薛黎——

        是她爷爷的本名。

        赵舒情难得遇上合眼缘的小姑娘,心情很不错。

        她家境一般,虽然嫁入豪门,但和对方也是自由恋爱。

        赵舒情不喜欢参加那些豪门贵妇的晚宴,也讨厌矫揉造作的女人,好在她婆婆很开明,从来不强迫她。

        赵舒情呼了口气,歪头看薛甜甜,“甜甜,明个还来么?我们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