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全员火葬场后,我被全世界团宠了在线阅读 - 第95章江三少是衣冠禽兽

第95章江三少是衣冠禽兽

        在场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叹于薛甜甜的“勇猛”。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怎么可以公然搂着男人,还抱得那么紧啊!”

        “抱着也就算了,你看看她,竟然还用腿……去、去勾人家的腿,咦!!”

        “我说薛家的,你们就是这么教导女儿的?”

        一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明知人家是恋人关系,却偏偏要说这种酸里酸气的话,不过就是嫉妒罢了。

        不过在场都是有老公的,再酸也酸不过薛素素。

        薛素素几乎是扥着薛秦过来,把大哥的衣袖都拽歪了。

        “大哥,你快去管管她,她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薛素素这话刚出口,江寒便一眼乜来,那目光如淬了冰似的凉,看得她后颈一冷。

        “乖,我背你。”

        江寒声音放软,用商量的口吻低声哄着薛甜甜。

        薛甜甜眼眸半睁半闭,似乎不太乐意对方说“背”,她收回勾着江寒的腿,有些霸道地命令着。

        “抱。”

        “抱?”

        男人低笑,没犹豫就揽着薛甜甜的腰来了一个公主抱。

        薛素素看得面色巨变,又止不住去拽薛秦。

        薛秦的脸色也难看至极,伸手一挥,冷声下令。

        “拦住他们!”

        原本还想再跟江寒谈谈入赘的事,这种商人都重利,稍微许点好处也就成了。

        可是话还没说,薛甜甜这边就闹起来了。

        薛秦不知薛傲他们的计划,只以为薛甜甜是故意破坏生日宴,一气之下喊了薛家的众多打手。

        薛素素快步退开,藏在身后看好戏。

        江寒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挑了挑眉。

        如此精明的薛家老大,竟然会被个养女当枪耍得团团转。

        看来这薛家,早早晚晚都要毁在这养女的手上了。

        打手围上来的同时,被打趴下的狐朋狗友也嚣张地爬了起来。

        “妈的,呸!你们把这男的抓了,今晚我非要睡了薛甜甜这贱女人不可!”

        薛甜甜醉酒之后困乏的厉害,对于现场的混乱她全然不知,少女一手乖顺地捉着男人衣襟,头轻轻倚靠在他的胸膛。

        睡得香甜。

        几十个人一同奔着江寒而去,男人只是嫌恶地皱了皱眉。

        他安安稳稳抱着怀中少女,不慌不乱,眸子里甚至还能看出些懒散味道。

        江寒大步流星往外走,并没跟这群人动手的兴趣。

        洁癖很重的他,连踩到薛家的地砖都周身不适。

        如果不是为了陪女朋友,他根本不会踏入。

        那些人见他不出手,便以为他是怕了,有人作死的大喊一声,想要趁机奚落江寒。

        “怂了就赶紧把那贱人放下,听到没?还敢走?反了你了!”

        “都给我上!!”

        “嗖——”

        一颗银色的珠子从膛口迅猛而发,毫不客气地打进了那人口中。

        “唔!”

        “噗——”

        打出珠子的人收了些力度,控制着只打掉那人所有牙齿,而非直接穿透皮肤,否则对方现在已经没气了。

        那人喷了一地血,其他人立刻吓得不敢动了。

        “谁?”

        “是谁?!”

        薛傲惊惧地抬头去找。

        别墅外,四野一片宁寂,夜空月朗星稀,他也是个练家子,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江寒带了人过来?

        薛秦气得脸色青黑,还在大声命令他们去拿下江寒,可所有人都被那一颗珠子震慑住了。

        再无人敢上前去拦江寒。

        江寒揽紧了怀中的薛甜甜,就那么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将薛甜甜放到车上时,他才无奈地捏捏眉心。

        其实薛傲存的什么心思他早看出来了,那高度甜酒虽然猛烈,但也不至于抿一口就倒。

        他看着薛甜甜只饮一滴就停了,也知薛傲还会再找机会让薛甜甜喝。

        反正计划还没开始,他也不会让薛家得逞。

        可没想到。

        就这么一滴,对小丫头的杀伤力会这么大。

        江寒驱车离开,顺便接了个电话。

        “太子爷,剩下的人怎么处置?”

        “其他人不用管,谁骂了我老婆,就——掰断他的牙。”

        男人眼梢微勾,笑意荡在唇角,看上去如六月清风般舒朗。

        只不过,他的笑只停在眼下,眼底却是寒霜凛凛。

        x领命而去,江寒的车也到了酒店楼下。

        他抱起薛甜甜进门,今晚还是睡在自家酒店安全些,他倒是无所谓,就怕薛家的不够安分,惊扰了他女朋友。

        “江三少!”

        酒店众人对着他齐声行礼,场面甚是壮观。

        若不是薛甜甜睡得正香,应该会被这场景惊讶到。

        “嗯,清场。”

        江寒被众人簇拥着上了电梯,前厅经理的眼珠子都快惊爆了。

        “妈诶,江氏的酒店,清场可是要三倍赔付客人的。”

        “三少爷抱着的是少夫人吗?我刚刚算了下账,今晚清场,至少要赔出去两个亿啊。”

        “三少爷也太疼少夫人了吧?这一掷千金为红颜的举动好戳我。”

        “戳你个屁,你又不是少夫人,少做梦了,去送醒酒汤!”

        “小会议”立刻散了,大家纷纷去忙。

        薛甜甜没等来醒酒汤人就醒了,只是还云里雾里地晕着。

        江寒把她放到床上,去套间换衣服。

        那股清润的冷凝香没了,薛甜甜忽然就失去了安全感,江寒推门从套间里出来时,正看到薛甜甜睁着眼坐在床上。

        “醒了?”

        薛甜甜望着他只眨眼,不说话。

        可身上那股灼热还没退,她有些迷茫地想着,今天为什么只觉得热,但没有痛?

        不行。

        哪怕不痛,犯了病也还是会缩减寿命的。

        她不能死。

        她还不知道爷爷和徐斯北的关系,如果爷爷的事真的另有隐情,那她就更不能死了!

        薛甜甜抬起手,江寒见她指尖微勾,是一个唤他过来的姿势。

        只是喝了酒的小丫头眼尾总挑着点红,再加上一身粉嫩的长裙做陪衬,这股媚态就越发明显。

        “我过去?”

        江寒双手插袋,注意着跟床上人的距离。

        “嗯,来陪我。”

        薛甜甜一出口,声音不似往常那般冷,尾音收得也慢,柔柔的,有点缠绵。

        男人扬起眉头,酒精果然是个好东西。

        薛甜甜见他仍站着没动,又焦急地催促一声:“来,陪我。”

        江寒不由地笑了两声:“女朋友,你这是在考验我的定力?”

        男人捋着步伐慢慢过去,一条长腿探在床边。

        声音也柔得像能溢出水来。

        他的声调浅浅淡淡,听得薛甜甜周身酥麻,“我定力可不太好,搞不好是个衣冠禽兽,你还想让我过来么,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