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成贵女,她本想躺平在线阅读 - 72.提醒

72.提醒

        “郡主莫恼。这是我父亲的奶嬷嬷王嬷嬷。她是我父亲身边惯用的老人。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罢了吧。”

        楼心月看着王嬷嬷被春暖说的已经跪下磕头求饶了,这才开口劝道。

        “既然是楼姐姐开口了,我就卖你这个面子。不过,不是妹妹我说姐姐,你们这府里的规矩确实有点……做主子的说话,未曾让下人开口,她们就敢插话,实在是……”

        柳馨宁一边说一边摇头。

        “郡主说的是。我自当禀明祖母,让下人们都好好的学学规矩。”楼心月一板一眼的应道。

        那王嬷嬷听着楼心月和柳馨宁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规矩,更是只敢跪地求饶,不敢再多说了。

        “王嬷嬷先行离开吧。我在这里好好招待郡主。”

        楼心月看着王嬷嬷头磕的差不多了,这才发话道。

        那王嬷嬷赶紧的行了礼,灰溜溜的退下了。

        “姐姐没事吧?”

        柳馨宁被楼心月拉到了内室里,看着都是心腹之人守着了,这才抚上她的脸颊,轻声问道。

        “无事,不过是被打了一巴掌而已。”

        “怎么无事?当时那巴掌打完,小姐的脸立时就有五个清晰的巴掌印。一看就是伯爷用了力气打的。”给柳馨宁倒茶的红袖看着楼心月红肿的脸,心疼的告状道。

        “哪里有那么夸张……”

        楼心月看着柳馨宁的脸上浮上了心疼之色,赶紧的说道。

        “看如今只见红肿不见手印,想必是用冰布巾敷过了吧?”

        柳馨宁又摸了楼心月的脸颊一下,才轻声问道。

        “我……”

        “姐姐连我也要瞒着吗?不提别的,就看我这么迅速的赶来,姐姐也不该瞒我吧?”

        柳馨宁佯做伤心,而楼心月果然被说的顿住了。

        “是。刚刚二婶去给伯爷和太夫人报了信,接着伯爷就带人去佛堂给我冰敷梳洗了一番。”

        楼心月苦笑着说道。

        当然不只是给她梳洗,还让她闭好嘴,别乱说话。

        只是自己既然借了宁儿的势,也不能总瞒着家丑吧。

        不过,她伤心太过,连父亲都不想在别人面前喊了。

        “不过,你怎么来了?还来得这么快?”

        “是绿袖去找了我,说她是翻墙出来求救的。”

        “绿袖变聪明了?居然想到去找你求救?”楼心月忍不住挑眉。

        “婢子没变聪明。是红袖姐姐让婢子去的。”旁边站着的绿袖憨厚的说道。

        “小姐,伯爷把您和六爷都关进了佛堂,然后又把婢子们都关在这院子里了。婢子想着,晚上寒冷,您和六爷在佛堂没有吃食,没有棉被,如何能熬过去?所以,婢子们掩护着绿袖爬了树、翻了墙跑出去的。”

        红袖听提到她了,急忙的说起来。

        得亏楼心月不得宠,所以住在了靠墙的西偏院里,翻过夹道就是府外了。

        “得亏你聪敏。”楼心月夸赞红袖道。

        红袖机灵一些,能想到去找柳馨宁求救而不是去找叶兰清。

        毕竟,叶兰清的地位比着柳馨宁确实差一些。

        “楼姐姐,你打算怎么做?我都帮你。”柳馨宁见天色慢慢的沉了,就赶紧的说起来。

        “你能过来,已经是给我借势了。想必我那个父亲权衡一二,也不敢再把我关起来了。他刚刚听二婶说你要去拜访他,生怕你是去问罪的,直接让我告知你不必客气呢。”

        楼心月想到自家那个偏心的父亲,忍不住冷笑一声。

        “这算什么借势?你若是有需要,我可以每天都过来。”

        柳馨宁也不在意所谓的拜访,那本就搪塞张氏的话而已。

        “那倒不必。”楼心月笑了起来,眼眸中带着感动。

        “其实,你过来再多,很多事情也没法子插手。他那边一句家事,就能挡住外人的口舌。天地人伦,父子纲常。就是这些所谓大义,束缚了多少人?”楼心月复又苦笑起来。

        “至少……让他不敢对你再动手吧?”柳馨宁也苦笑起来。

        确实,不就是因着这些世俗规矩,所以她在明面上对柳庭风也不能如何吗?

        “他应该不会了。他是回京觐见的,外面的大事多得很。我估摸着,剩下的就是那辛姨娘跟我在内院中的暗斗了。”楼心月也很清醒。

        “那你要做好准备。你母亲已经故去三年多了,若是你父亲想要把这位辛姨娘扶正……”

        柳馨宁提醒道。

        “妾室不得扶正。他怎么会……”

        可是楼心月的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显然,她也想到了律法中的规定。

        “我听我母亲说过伯爷与辛姨娘的往事。她说,若是早知道有这么一位女子在,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嫁过来。只可惜,等她知道的时候,已经有了我了。她要为我考虑,所以才忍了下来。”

        楼心月苦笑着说道。

        “这事也不能怪伯母。她也是个受害者。”柳馨宁拍拍楼心月的手安慰。

        这个事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楼老将军擅自做主定下了婚事。

        但是,如今这个时代,本就是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很多时候子女连怪都无法去怪。

        “是啊。可是她知道了不和离,却是让她自己苦了一生。”楼心月惆怅的说道。

        这话,柳馨宁没法接了。

        是啊,若是她,即便是有了孩子,过不下去的话,也会离婚。

        不要说什么为了孩子去忍着的话,有时候孩子可能更不想让忍。

        就像前世,她妈妈和她爸爸偶尔吵架的时候,她妈妈就会说是为了她才不离婚的。

        小的时候,她内疚万分,只以为是自己耽误了妈妈。

        长大之后,她才发现,那不过是她妈妈是给她自己找的借口罢了。

        后来,她入了社会之后,发现这样的情况有很多。

        每每看到那样的女人,她最初是怒其不争的规劝,后来却慢慢的选择放下了。

        因为很多人都是劝说过了仍然那般,那她只能不劝了。

        毕竟,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过,我以为伯爷有多深情呢。后来,不还是一个女子一个女子的收。说什么情深,也不过是只想给辛氏一个正室之位的交代,却从来没想过只有她一人。”

        说到后来,楼心月又冷笑了起来。

        勇威伯确实有多个女人。不只是京城的勇威伯府里有两个老姨娘,就是边关也有几个通房。

        所以,勇威伯有情,却也不够深。

        “姐姐且小心吧。若是真如咱们猜测的那般,只怕你真的要在那辛氏面前行礼了。这次勇威伯把辛氏并着她的子女都带回京城,只怕也不是简单的探望,而是常住……”

        书中,辛氏确实是带着孩子们常住在了京城中的。

        毕竟,楼舞月今年及笄,应该说亲了。

        那北凉城地处偏僻,能有什么好人家?就是整个北凉郡,又有什么好亲事呢?

        (本章完)